且歌风尘斩荆萝

这里傅竹枝,是个撒子,欢迎勾搭!特点是很懒!可以叫我竹猗!APH万岁!我永远喜欢王耀!我正房!主萌好茶极东啾花味音痴其余杂食!

病榻(一)【BE注意】

咳咳
极东组友情向
非国设
有燕子!!
⊙ω⊙⊙ω⊙⊙ω⊙⊙ω⊙⊙ω⊙⊙ω⊙⊙ω⊙⊙ω⊙

      屋外小炉的雾气透过门缝,袅袅地飘散了。
      王耀茫然地望着那烟随风零落去。
      他听见门外父亲站起的声音,约摸是药熬好了罢。他恍恍惚惚地双手撑着坐起,被生锈的床栏划伤也不曾注意,只徒劳地泛起笑意,声音微弱几不可闻:
      “爸。”
      高瘦的男人用抹布端着一大碗深色的汤药,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一声响,父亲被一个板凳绊到,滚烫的药立刻就倾在父亲的手上。男人倒吸一口凉气,硬是一声不吭地把碗放在床头,王耀已经被吓到了,催促着要他用凉水冲洗,一句未完又是好一阵咳嗽。
      而父亲关心的显然是他,慌里慌张地轻拍他的背。而后允诺着出门,洗手池依旧是安静的,不过片刻父亲便又回来了,那只手藏在门后,嘱咐他趁热喝药,自己有事出门,傍晚接了放学的春燕再回来。
      “对了,待会儿,阿耀在医院认识的那个叫‘小菊’的孩子会来,你们好好聊。”
      门关上后,王耀再也忍不住,笑容全融作了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进褪色得不成样子的被子里。那一点点,少得可怜的自来水费,对他这个脆弱的家庭而言,也是不敢堪之的重负。
      他恨透了这具病弱的身体,拖垮了一家。今年上二年级的燕子,用的还是幼儿园的书包。母亲的脸已经记不太清了,连梦里,都没有她的影子。他四岁那年,在给他买药的路上,一辆车带走了这个家仅剩的幸福。
      他有时候会觉得,活着,就已经用光了所有力气。

【黑塔鬼续写】好想和你一起逃离(2)前

       “嘟……”
      “瑞/士,你的电话!”
      正在为妹妹列/支/敦/士/登心疼地包扎的瑞/士闻言抬起头,又嘱咐了什么以后,走了过来。

      “……”
      “哥哥,怎么了?”细心的列/支/敦/士/登很快发现了自家哥哥的异样。
      瑞/士摸摸她的头顶:“上司说……经世界各国及领导人开会决定, 撤回在此军队,及人员。”
      “那怎么行?!他们都还在里面!”韩/国几乎要蹦起来了。
      “你不知道吗?我们作为国/家意识体,如果因意外死亡等原因,过长时间不归还本土,百年内还会自主形成新一任代替。不过至今未有前例。”
      韩/国仍是不满意一般,甩着袖子转来转去:“如果上一任还没有‘死亡’呢?”
      “这……吾辈不知。大约是……消失吧。”
      “世界各国?真的到齐了吗?会不会……”奥/地/利微微敛眉。
      瑞/士摇头:“都到齐了。”犹疑了会补充一句,“毕竟,平时最主要的几大/国都无法到场的情况……应是少数服从多数的。”
      列/支/敦/士/登悄悄挽住瑞/士的胳膊,她本就足够聪慧灵巧,又了解瑞士至深,自然毫不费力地看出后半句不过安慰之辞。她向来被保护得很好,如今看穿这样一句谎言,所意味的真相,已令她脊背发寒。
      他们身为国/家意识体,对这个国/家而言,难道真的不过如此?
      瑞/士感应到她的动作,叹口气,递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白/俄/罗/斯看在眼里。
      可她的哥哥,此刻仍陷在这该死的洋房中,危机四伏,出逃无期。

      “大家回去收拾东西吧,过一会出来吃晚饭。电话里说,明早会有专机来接。”

⊙ω⊙⊙ω⊙⊙ω⊙⊙ω⊙⊙ω⊙⊙ω⊙⊙ω⊙

      很好!又半章ooc爆棚的文出炉了!
      人物性格崩坏不是我的…………好吧就是我的锅。
      哦不!
      这都要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爱护啊: )

【英诞贺文】Blessing For Your Birthday

食用说明
1.这是一篇披着贺文假皮的混乱无主题文,一发完
2.文笔幼稚
3.同1,无主题,前后文风完全不一致
4.人物ooc有,逻辑什么的在烤箱里
5.题目取自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歌词,歌名Blessing
如果以上可接受的话,那么――

THREE
                TWO
                            ONE
                                           GO!

⊙ω⊙⊙ω⊙⊙ω⊙分割分割分割⊙ω⊙⊙ω⊙⊙ω⊙

(1)
      今日的伦/敦依旧下着细密的斜雨。
      但对亚瑟 · 柯克兰来说,今天注定特别。
      家中的猫一反常例,乖巧地窝在他怀中,还没有抗拒他的抚摸。
      门口生锈的废弃邮箱里,多了一张写着“Happy birthday,Arthur”的精致卡片,歪扭的字迹显示出它来自隔壁那个平时总是调皮捣蛋的八岁男孩子。
      当然,据他说,下午那群爱胡闹的国/家要来,还是十分令他头疼的。
      因此,他早早地起了床――平时也很早――出门买些物什,毕竟绅士待客之道其一就是,不能让别人在自家饿死。亲自下厨这种事他怎么会做?顶多勉为其难做些甜点,他们可没有福气尝他的手艺。
      算他们识相,特意发信息嘱咐不用自己下厨,哼,本来就没这个打算。
      那么首先――要装扮房子吗?
      绸带、彩灯……这些大概会被弗朗西斯嘲笑低俗,被年纪最长的王耀认为幼稚,被习惯白色的伊万嫌弃花哨,连最疯狂的阿尔弗雷德都不会接受的吧?
      所以还是……算了绸带可以用来把喝醉后妄图裸(哔)奔影响市容的法国佬五花大绑系上大红蝴蝶结安上彩灯扔出去。
      于是出于顺路,他又逛了超市、杂货铺、水果店、书店、茶店、花卉市场并五次以上路过玩偶店……
      F**k
      买多了。
      不过在街角咖啡屋卖红茶的女服务生今天笑得格外温柔……
      咳。

(2)(该部有微微微微味音痴,不适跳过)
      门铃以暴虐的速度响了起来。
      Oh my god,他以他的厨房打赌这是阿尔弗雷德干的好事。亚瑟最后一次扫视,确认整栋房子连同自己都没有任何瑕疵后,打开了门。
      ……
      “亚蒂!!!!happy birthday!!!!AHAHAHAHAHAHA!!!!Surprise!!!”
      怪我,我教的,我对不起这个儿童。
      在一片“hahaha”、“哥哥我”、“happy birthday”、“ciao”、“在下”、“korukoru”、“ve”、“kesesese”甚至“科科科”中,王耀奋力地挤了过来,一脸紧张:“那个,亚瑟,生日快乐,你……”
      “没有!我没有!如果真的想要的话桌子上有剩的甜点!剩的!”

      “嗝~~”
     “对了亚蒂!拆礼物!快看看hero给你送的礼物!”
      亚瑟怀着一丝紧张打开了所有礼物,他内心所受到的情感冲击只能用一个字形容。
       震惊。
       哦是三个字我知道。
      咦?阿尔没送汉堡套餐。
      弗朗没送红酒,王耀没送滚滚玩偶,伊万没送向日葵,本田没送漫画,路德没送啤酒香肠,费里没送意面。
      但是清一色的泰迪熊是什么操作???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他们怎么知道的
      阿尔弗雷德一脸骄傲:“亚蒂!他们请hero吃了一顿憨八嘎hero才告诉他们的哦!放心吧!本hero没有把你睡觉的时候也要抱着泰迪熊的秘密告诉他们!”
      他觉得自己此刻面目狰狞。

(3)
      送走他们时已经将近12点,亚瑟亦揉揉眼准备回去睡觉,一个声音喊住了他。
      “Ar……Mr. Kirkland!”
      隔壁的小男孩撑着伞怯怯地站在后面,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不知道在雨中等了多久:“早上的贺卡,你……您……收到了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对方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显得十分紧张,由于昏暗看不清表情,却也知道脸已涨的通红。
      “以、以前,踩坏您花园里的花……是不小心……对不起啦!……请、请原谅!”
      什么啊,这点小事……真是别扭得可爱。

      “其实……我知道您的身份哦!”
      原本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不过他似乎并不打算依此做些什么。
      感应到对方突然锐利起来的眼神,男孩慌乱地解释道:“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男孩鼓足了勇气,从背后拿出一朵皱皱巴巴的纸折玫瑰。
      “虽然知道您喜欢玫瑰,但是玫瑰的花期还没到……所以……总之!”

      孩童澄澈的眼眸,即使在暗夜,也熠熠生辉。

      “生日快乐,英/国先生。”

      Happy birthday,Arthur·Kirkland

【黑塔鬼续写】好想和你一起逃离(1)后

      此刻,小屋中一片愁云惨淡。日/本在满面惊惶地呼唤了几声“意/大/利君”后倒下了,几秒后便没了呼吸和心跳。
      往日腼腆却勇敢的伙伴,接连毫无征兆地永远离去。
      噩耗的降临连带着屋中的气氛冷淡下去,变得短暂的情绪失控后是无止的压抑感。
      下一个,是谁?

      一道依旧微弱却已经变得坚定自信的声音响起――
      “……大家……大家振作起来啊!”
      声音来自加/拿/大。
      熊先生不在身旁,他学会了信赖自己。
      “这样只会丧失希望的!我们应该找找他们……停止呼吸原因的线索。”他停顿,最终没有使用那两个字,“日/本先生变成这样前,在寻找手帕来擦意/大/利先生因倒地而变脏的脸,于是伸手向意/大/利先生胸前的口袋……”
      “所以!是在日/本的手触碰到口袋时……”英/国的情绪激动起来,已经顾不得礼仪。
      “准确的说,其实是碰在――心脏的位置吧?”法/国的手指向意/大/利胸前,眼角微弯看向加/拿/大,看,这不是,已经有重要作用了么?
      “是呢。”加/拿/大也微笑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普/鲁/士若有所思地开口。
      “我们发现意/大/利倒在地上时,他的手捂在心口的。”德/国仍略显沉重地,接着说完了这句话。
      “会是……心脏感到痛吗?”美/国眼睛一亮,“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吧!?”
      “真是有重大意义的发现呢,再等到俄/罗/斯先生和中/国探索回来,说不定还会有新……”
      “等……等着……我记得,他们走时说……要去……别……”英/国结结巴巴地打断他 。
      “是啊…………什么?!别馆?!”剩下的人异口同声。

      上帝!为什么当时没有多想!
      那个鬼地方怎么能再去!

【黑塔鬼续写】好想和你一起逃离(1)前

我是一只被某鬼虐到无法自拔的可怜银qaq
所以我要接着续写!
保证HE!保证全员脱出!
可能更得比较慢吧,不过我尽可能贴近原作,希望有人喜欢~
大约中或长篇
友情向
嘉龙、濠镜和晓梅等角色,因为毕竟非国/家,所以不会出场
如果有意见或建议随时可以私聊和我交流
我是靠着自己对黑塔鬼的理解进行续写,若有不合理之处,也欢迎提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注:经常性切换场面
行文中多用人名,但对话中会根据情况决定是否换为国/家名,毕竟原作中各位仍习惯用国家相称
下文直接接上原作17前内容,不再加前文
十分短小的一发^L^

🕛🕑🕝🕒🕞🕦十分水的分割线🕡🕖🕢🕗🕣🕕
     “就是,这里呢阿鲁……”
      中/国抬头看向俄/罗/斯: “话说这里比外面冷的多呢。”俄/罗/斯一反常态地面色沉重,没有答话。这让本来还想问他为何从没来过别馆,却能明确找到路的中/国最后将问句咽了回去。
      经过这扇门,阴寒之气更甚。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在书架中穿行,彼此作着自己的调查,气氛压抑,倒确实有些发现。
      俄/罗/斯突兀地停下脚步,猛地抓住中/国手腕,力道极大,中/国差点痛呼出声,但终究也没有诘问――俄/罗/斯的手心,全是冷汗。
      “你快回去。”俄/罗/斯开口了,却没有扭头。
      “什么意思?”
      而对方仍没有打算正面回答他,只是极悲凉地低声笑了。
      “其实,大家都很害怕,甚至讨厌我吧?”
      “怎么突然这么想?”
      “虽然、一直说着‘要到温暖的地方去’这样的话,但是啊,像……像我这样卑劣的人……孤独寒冷,才应该属于我吧?”
       “怎么会?……”中/国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人紧紧攥住一般窒息得难受。
      “都说过了快走啊!”
      俄/罗/斯转身,那一瞬,中/国看清了对方高大身影所想遮挡的,那个所有人都深恶痛之的怪物。
      下一秒俄/罗/斯面色骤然惨白,倒了下去。
     

错(原谅我起名废orz)〔法加〕

短篇(?也许
前微虐但结尾甜!!!结尾甜的!!!
非国设,马修小天使有点崩!法叔……算了你们别杀我就行
本人耀厨~所以少主有出场推动剧情~~~

☆☆☆☆☆☆☆☆☆十分水的分割线☆☆☆☆☆☆☆☆☆☆

        马修 · 威廉姆斯从没料想到,自己身上会发生这种事。

        爱人出轨?

        王耀给他打来电话时,他似乎十分平静,沉默许久,只微不可察地“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接着“叮咚”接到信息,是那人照片,虽有王耀给他打的预防针,但那女子的相貌,还是令马修无意识攥紧了手。
        她的长相与那个女子如出一辙――他日日夜夜的梦魇,好不容易,才不再惶恐她出现,轻易夺走弗朗西斯爱情的人,贞德。
        马修扑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埋在玩偶熊里。

         另一边王耀也是心情复杂,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对错与否,虽没有确凿证据……但是……但是……

        他回想起自己方才去到弗朗西斯的公司所见――
        他是来送前几日聚会时,弗朗西斯落在他家中的文件。因为他跟弗朗西斯熟悉,大多员工也都认识他,所以王耀才能一路畅通无阻地直达弗朗西斯办公室门口,撞见了弗朗新换的秘书。那一瞬,他几乎以为看见了贞德,那个弗朗西斯的初恋前女友,那个最后死于一场火灾的人。
        真的,太像了。

        他滞了片刻,推开门。
        将文件放在桌子上,王耀毫不拐弯抹角,张口就问:
        “你的,新秘书?”
         弗朗西斯猛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嗯。”
        “只是秘书?”王耀盯着他追问道。
         弗朗西斯没有回答。
         而正因如此,王耀的心几乎凉了半截,话语在胸腔徘徊盘旋半晌,化成一声叹息。劝,不会管用。他清清楚楚。
         “你好自为之。”王耀出了门,一口闷气仍然憋着不畅快,哪怕不是中国人爱“管闲事”的特性,他也不能当做不知道。
        犹豫再三,到底找人事部要来了那女子的照片。
        若是其他人,他倒还不担心弗朗西斯会走到那荒唐的一步,可是他深知,贞德对于弗朗西斯而言,意味什么。

        其实弗朗西斯的表现并没有任何问题,不曾宿醉晚归,不曾冷漠半分,如果不是王耀的电话和信息,马修甚至不会有半点怀疑。
        他想自己也许不必在意,他跟弗朗并没有结婚,自己随时可以收拾行李走人。如果他做得到的话。

        这天晚上9点钟,弗朗西斯正在洗澡,水声清晰地传达过来,他的手机毫不设防地放在床头。
        马修盯着手机出神。
        弗朗西斯啊,是你太了解马修·威廉姆斯的为人,还是,你对你自己的演技太过自信?
        弗朗西斯洗完澡回来,马修已经睡下,他蹑手蹑脚地关了灯亦入了眠。至少弗朗,是一夜好梦。
        次日清晨,弗朗西斯照旧早起上班,习惯性地在马修额头落下一吻,轻轻关了门出去。
        马修死死咬着嘴唇控制自己不哭出声,可他的枕头已然被泪水浸湿。他一遍遍地想,一遍遍地警告自己,你以为是谁?你不过是弗朗西斯一时的情人,弗朗西斯生性浪漫多情,他的情话不可信,全是谎言,不允许、不允许向他许下自己的贪念。

        “你还爱她吗?我只问这一句。”
        马修拖着行李箱站在弗朗西斯面前,眼泪不停地掉。
      (真是不争气,眼泪不是都流过了么?为什么还要哭?)
        弗朗西斯几乎觉得晕眩,脑子里只想着,他要离开。
        于是他做了他自认为一生中,最正确的动作――他冲过去,把马修揽在怀里:“别走。”
        “对不起。”
        “我爱你。”
        “还有,我们,结婚吧。”

        好多年后,马修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弗朗西斯只是笑,从背后环住他,贴在耳边:
        “我想啊,这么可爱的你,我怎么能放你走呢。从今以后啊,无论是谁,都不能,把这个真真切切站在我眼前的你,带走了。”

            END

烂尾不是我想烂,不想烂还是烂qaq
我对不起各位法厨加厨www我以自己切腹死谢罪吧
我想刻画的法叔其实是――天性浪漫多情爱撩妹但是只与贞德和马修交往过后来犯了错误不过诚心悔过――这样的
再看看我的文……
算了我找个坑把自己活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