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歌风尘斩荆萝

这里傅竹枝,是个撒子,欢迎勾搭!特点是很懒!可以叫我竹猗!APH万岁!我永远喜欢王耀!我正房!主萌好茶极东啾花味音痴其余杂食!

【英诞贺文】Blessing For Your Birthday

食用说明
1.这是一篇披着贺文假皮的混乱无主题文,一发完
2.文笔幼稚
3.同1,无主题,前后文风完全不一致
4.人物ooc有,逻辑什么的在烤箱里
5.题目取自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歌词,歌名Blessing
如果以上可接受的话,那么――

THREE
                TWO
                            ONE
                                           GO!

⊙ω⊙⊙ω⊙⊙ω⊙分割分割分割⊙ω⊙⊙ω⊙⊙ω⊙

(1)
      今日的伦/敦依旧下着细密的斜雨。
      但对亚瑟 · 柯克兰来说,今天注定特别。
      家中的猫一反常例,乖巧地窝在他怀中,还没有抗拒他的抚摸。
      门口生锈的废弃邮箱里,多了一张写着“Happy birthday,Arthur”的精致卡片,歪扭的字迹显示出它来自隔壁那个平时总是调皮捣蛋的八岁男孩子。
      当然,据他说,下午那群爱胡闹的国/家要来,还是十分令他头疼的。
      因此,他早早地起了床――平时也很早――出门买些物什,毕竟绅士待客之道其一就是,不能让别人在自家饿死。亲自下厨这种事他怎么会做?顶多勉为其难做些甜点,他们可没有福气尝他的手艺。
      算他们识相,特意发信息嘱咐不用自己下厨,哼,本来就没这个打算。
      那么首先――要装扮房子吗?
      绸带、彩灯……这些大概会被弗朗西斯嘲笑低俗,被年纪最长的王耀认为幼稚,被习惯白色的伊万嫌弃花哨,连最疯狂的阿尔弗雷德都不会接受的吧?
      所以还是……算了绸带可以用来把喝醉后妄图裸(哔)奔影响市容的法国佬五花大绑系上大红蝴蝶结安上彩灯扔出去。
      于是出于顺路,他又逛了超市、杂货铺、水果店、书店、茶店、花卉市场并五次以上路过玩偶店……
      F**k
      买多了。
      不过在街角咖啡屋卖红茶的女服务生今天笑得格外温柔……
      咳。

(2)(该部有微微微微味音痴,不适跳过)
      门铃以暴虐的速度响了起来。
      Oh my god,他以他的厨房打赌这是阿尔弗雷德干的好事。亚瑟最后一次扫视,确认整栋房子连同自己都没有任何瑕疵后,打开了门。
      ……
      “亚蒂!!!!happy birthday!!!!AHAHAHAHAHAHA!!!!Surprise!!!”
      怪我,我教的,我对不起这个儿童。
      在一片“hahaha”、“哥哥我”、“happy birthday”、“ciao”、“在下”、“korukoru”、“ve”、“kesesese”甚至“科科科”中,王耀奋力地挤了过来,一脸紧张:“那个,亚瑟,生日快乐,你……”
      “没有!我没有!如果真的想要的话桌子上有剩的甜点!剩的!”

      “嗝~~”
     “对了亚蒂!拆礼物!快看看hero给你送的礼物!”
      亚瑟怀着一丝紧张打开了所有礼物,他内心所受到的情感冲击只能用一个字形容。
       震惊。
       哦是三个字我知道。
      咦?阿尔没送汉堡套餐。
      弗朗没送红酒,王耀没送滚滚玩偶,伊万没送向日葵,本田没送漫画,路德没送啤酒香肠,费里没送意面。
      但是清一色的泰迪熊是什么操作???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他们怎么知道的
      阿尔弗雷德一脸骄傲:“亚蒂!他们请hero吃了一顿憨八嘎hero才告诉他们的哦!放心吧!本hero没有把你睡觉的时候也要抱着泰迪熊的秘密告诉他们!”
      他觉得自己此刻面目狰狞。

(3)
      送走他们时已经将近12点,亚瑟亦揉揉眼准备回去睡觉,一个声音喊住了他。
      “Ar……Mr. Kirkland!”
      隔壁的小男孩撑着伞怯怯地站在后面,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不知道在雨中等了多久:“早上的贺卡,你……您……收到了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对方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显得十分紧张,由于昏暗看不清表情,却也知道脸已涨的通红。
      “以、以前,踩坏您花园里的花……是不小心……对不起啦!……请、请原谅!”
      什么啊,这点小事……真是别扭得可爱。

      “其实……我知道您的身份哦!”
      原本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不过他似乎并不打算依此做些什么。
      感应到对方突然锐利起来的眼神,男孩慌乱地解释道:“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男孩鼓足了勇气,从背后拿出一朵皱皱巴巴的纸折玫瑰。
      “虽然知道您喜欢玫瑰,但是玫瑰的花期还没到……所以……总之!”

      孩童澄澈的眼眸,即使在暗夜,也熠熠生辉。

      “生日快乐,英/国先生。”

      Happy birthday,Arthur·Kirkland

错(原谅我起名废orz)〔法加〕

短篇(?也许
前微虐但结尾甜!!!结尾甜的!!!
非国设,马修小天使有点崩!法叔……算了你们别杀我就行
本人耀厨~所以少主有出场推动剧情~~~

☆☆☆☆☆☆☆☆☆十分水的分割线☆☆☆☆☆☆☆☆☆☆

        马修 · 威廉姆斯从没料想到,自己身上会发生这种事。

        爱人出轨?

        王耀给他打来电话时,他似乎十分平静,沉默许久,只微不可察地“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接着“叮咚”接到信息,是那人照片,虽有王耀给他打的预防针,但那女子的相貌,还是令马修无意识攥紧了手。
        她的长相与那个女子如出一辙――他日日夜夜的梦魇,好不容易,才不再惶恐她出现,轻易夺走弗朗西斯爱情的人,贞德。
        马修扑倒在沙发上,整个人埋在玩偶熊里。

         另一边王耀也是心情复杂,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对错与否,虽没有确凿证据……但是……但是……

        他回想起自己方才去到弗朗西斯的公司所见――
        他是来送前几日聚会时,弗朗西斯落在他家中的文件。因为他跟弗朗西斯熟悉,大多员工也都认识他,所以王耀才能一路畅通无阻地直达弗朗西斯办公室门口,撞见了弗朗新换的秘书。那一瞬,他几乎以为看见了贞德,那个弗朗西斯的初恋前女友,那个最后死于一场火灾的人。
        真的,太像了。

        他滞了片刻,推开门。
        将文件放在桌子上,王耀毫不拐弯抹角,张口就问:
        “你的,新秘书?”
         弗朗西斯猛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嗯。”
        “只是秘书?”王耀盯着他追问道。
         弗朗西斯没有回答。
         而正因如此,王耀的心几乎凉了半截,话语在胸腔徘徊盘旋半晌,化成一声叹息。劝,不会管用。他清清楚楚。
         “你好自为之。”王耀出了门,一口闷气仍然憋着不畅快,哪怕不是中国人爱“管闲事”的特性,他也不能当做不知道。
        犹豫再三,到底找人事部要来了那女子的照片。
        若是其他人,他倒还不担心弗朗西斯会走到那荒唐的一步,可是他深知,贞德对于弗朗西斯而言,意味什么。

        其实弗朗西斯的表现并没有任何问题,不曾宿醉晚归,不曾冷漠半分,如果不是王耀的电话和信息,马修甚至不会有半点怀疑。
        他想自己也许不必在意,他跟弗朗并没有结婚,自己随时可以收拾行李走人。如果他做得到的话。

        这天晚上9点钟,弗朗西斯正在洗澡,水声清晰地传达过来,他的手机毫不设防地放在床头。
        马修盯着手机出神。
        弗朗西斯啊,是你太了解马修·威廉姆斯的为人,还是,你对你自己的演技太过自信?
        弗朗西斯洗完澡回来,马修已经睡下,他蹑手蹑脚地关了灯亦入了眠。至少弗朗,是一夜好梦。
        次日清晨,弗朗西斯照旧早起上班,习惯性地在马修额头落下一吻,轻轻关了门出去。
        马修死死咬着嘴唇控制自己不哭出声,可他的枕头已然被泪水浸湿。他一遍遍地想,一遍遍地警告自己,你以为是谁?你不过是弗朗西斯一时的情人,弗朗西斯生性浪漫多情,他的情话不可信,全是谎言,不允许、不允许向他许下自己的贪念。

        “你还爱她吗?我只问这一句。”
        马修拖着行李箱站在弗朗西斯面前,眼泪不停地掉。
      (真是不争气,眼泪不是都流过了么?为什么还要哭?)
        弗朗西斯几乎觉得晕眩,脑子里只想着,他要离开。
        于是他做了他自认为一生中,最正确的动作――他冲过去,把马修揽在怀里:“别走。”
        “对不起。”
        “我爱你。”
        “还有,我们,结婚吧。”

        好多年后,马修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弗朗西斯只是笑,从背后环住他,贴在耳边:
        “我想啊,这么可爱的你,我怎么能放你走呢。从今以后啊,无论是谁,都不能,把这个真真切切站在我眼前的你,带走了。”

            END

烂尾不是我想烂,不想烂还是烂qaq
我对不起各位法厨加厨www我以自己切腹死谢罪吧
我想刻画的法叔其实是――天性浪漫多情爱撩妹但是只与贞德和马修交往过后来犯了错误不过诚心悔过――这样的
再看看我的文……
算了我找个坑把自己活埋了吧